勤廉典型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莘州清风 > 勤廉典型     

抗战家书撼心灵

发布日期:2015-08-21  信息来源:  字号:[ ]

 

  一卷卷抗战家书,在和风暖阳下捧来重读,我心如大海,再卷狂涛。那如金的文字,撕裂长空,卷走了岁月的硝烟,将抗日英烈的家国情怀刻为永恒。

  左权,八路军副总参谋长、八路军前敌指挥部参谋长兼八路军二纵队司令员。1942年5月22日,左权给妻子写了一封家书,这封家书写完3天后,他在掩护八路军突围日军的扫荡中,被弹片击中,壮烈牺牲,年仅37岁。从这封家书中,可见部队生活的艰苦和左权的铁骨柔情。“此间一切正常,唯生活较前艰难多了,部队如不生产,简直不能维持。我种了四五千棵洋姜,还有二十棵西红柿,长得还不坏。想来太北(左权之女)长得更高了,懂得事情更多了,可惜三人分在三处。假如在一块的话,真是痛快极了。志兰,亲爱的,别时容易见时难,分离二十一个月了,何时相见,念、念、念、念!”左权还有2封家书,是写给妻子和母亲的。1941年9月24日,左权在给妻子的家书中写道:“时刻想着,如果有你及太北和我在一块,能够听到太北叫爸爸妈妈的亲恳声音,能够牵着她走走,抱着她玩玩,闹着她笑,打着她哭一哭,真是太快乐了。可我的最亲爱的人,唯在千里之外,空想一阵之后,只得把照片摆出来,一一地望着。”左权在给母亲的家书中这样说:“过去没有一个铜板,现在仍然没有一个铜板。过去吃草,现在准备还吃草。但为了民族国家的利益,将士们都有一个决心,一定要把日本鬼子赶出去。我们只有一个目的,这个信心特别强烈,就是打败日本帝国主义,就是要把他们消灭掉。”左权是抗日战场上牺牲的最高级别的将领,烽火岁月中,他辗转战场,给母亲、妻子写了一封封朴素而深情的家书,字里行间饱含着他对母亲、妻子和儿子的牵挂,体现了抗战将领的铁骨柔情。

  “宁儿,母亲对你没有尽到教育的责任,实在是遗憾的事情。母亲因为做了反满抗日的斗争,今天已经到了牺牲的前夕了。母亲和你在生前是永远没有再见面的机会了,希望你,宁儿啊,赶快成人,来安慰你地下的母亲。我最亲爱的儿子啊,母亲不用千言万语来教育你,就用实行来教育你。在你长大成人之后,希望你不要忘记你的母亲是为国而牺牲的。”这是1936年8月2日时任东北人民革命军第三军二团政委的赵一曼,在牺牲前一刻留下的话。这封记录在日军审讯档案里的家书,抗战胜利后才被发现,1957年赵一曼真实身份才被解开。时隔二十一年后,这封家书才传到赵一曼儿子宁儿那里,宁儿才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母亲是谁,那年他18岁。

  赵一曼,原名李坤泰,四川宜宾人,1905年出生在一个富裕的家庭,2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,次年进入黄埔军校学习。1932年春,儿子未满三岁,李坤泰接到组织派遣,把他托付给自己的二姐奔赴东北,从此杳无音讯。1935年冬,赵一曼为掩护战友不幸被捕。为获得东北抗日联军的情报,日军对她施行了非人的折磨。赵一曼宁死不屈,一直没有泄露自己的真实姓名,就义前一刻,留下了这封撼人心灵的家书,牺牲时,年仅31岁。

  “十几天以来,我们过的是昼伏夜出的生活,恢复了路西时代的游击战了,白天隐藏封锁消息,夜间行动,跋山涉水,淮河已经来往渡了三次,我们主观力量不能与敌人对比,不能不采取游击战术,这一次在战略上是胜利的,打破了敌人包围合击聚歼的计划,主力部队没有受到损失,而且在敌后尽力扰袭,使敌人顾前而不能顾后,疲于奔命。”这是时任新四军第四师师长的彭雪枫,在三十三天反扫荡中写给妻子林颖的家书。彭雪枫这封家书,把新四军打鬼子的好消息告诉了妻子林颖,一字一句把家国情怀饱含深情地融在了里面。彭雪枫率领将士英勇杀敌,挫败了敌人的一次次扫荡,可不幸的是,1944年9月,在前沿指挥作战的彭雪枫被一颗流弹击中,壮烈牺牲。当时他的妻子离临产已不远,从党中央到身边的战友,一起给她编织了一个善意的谎言。彭雪枫牺牲三个月后,林颖生下了他和彭雪枫唯一的儿子彭小枫,彭小枫却没能看上一眼自己的父亲彭雪枫。

  硝烟的嘶吼中,无数英烈未惜头颅,血沃中华。他们热爱亲人,热爱家乡,更爱祖国的河山。英烈的一封封家书字字灼人,乃民族瑰宝与国之魂。(伊羽雪)

 


Produced By 聊城新闻网